Google
  • Google
  • 百度

国际评论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际评论

陈列:特朗普的荒诞历史观

作者:陈列

来源:联合报

来源日期:2019年10月21日

本站发布:2019年10月21日

点击率:943次


美国总统特朗普两周前宣布从叙利亚撤军,背弃库尔德族盟友,深受国内外一面倒的谴责。为了替自己辩解,他竟然给出‘库尔德人没有在诺曼底战役帮过我们’的理由,令人啼笑皆非。这不是特朗普第一次因不懂历史而闹出笑话,有中学教师甚至公开撰文控诉他对历史无知、误人子弟,是‘中学历史教师们最恐怖的梦魇’。

狡兔死、走狗烹。

久居叙利亚与土耳其边界的库尔德族人,作为打击恐怖组织伊斯兰国的中坚力量,以鲜血和生命保卫自己的家园,并成为美国反恐大业最重要的出力者,却在伊斯兰国力量基本被歼灭,美国要和土耳其巩固关系的当儿,变成了美国的弃卒。

特朗普两周前(10月6日)宣布从叙利亚撤军,主要是出于国内选情考量,一来兑现从国外撤军的诺言,二来转移民众对通乌案弹劾危机的注意力。

但特朗普背弃库尔德族盟友,深受国内外一面倒的谴责,连国会共和党人和军方也表达不满,让特朗普备受困扰。上周三(10月9日),他终于慌不择言地说出“库尔德人没有在诺曼底战役帮过我们”的无厘头辩解,倒打一耙怪罪对方没在诺曼底战役出力。

这段天马行空的怪论,让听者都觉得匪夷所思,怎么样也无法理解特朗普为什么从叙利亚局势一下子跳到了诺曼底?1944年6月6日联军在法国的诺曼底登陆,又怎么跟库尔德人扯上半点关系?

特朗普的神辩解于是引来了另一轮评论,有为库尔德族叫屈,也有谴责特朗普的历史观荒诞绝伦。

同情库尔德族者指出,库尔德人是一个没有正式国家的民族,他们散居在土耳其、叙利亚、伊朗和伊拉克,他们没有正统的军队,而二战是国与国的战争,他们根本没有参与的余地。

为出卖库尔德族自辩的特朗普在上周三是这样告诉记者的:“正如有人今天在一篇非常有力的文章中所写,他们(库尔德人)没有在二战时帮我们,举例来说,他们没有在诺曼底登陆战中协助我们。我们花了大量的钱帮助库尔德人……你们说他们曾与美国并肩作战,这也没错,但他们也是为他们的土地而战。”

特朗普所说的这篇文章是美国保守派网站“市政厅”的一篇专栏,该专栏支持特朗普撤军并放任土耳其采取军事行动。文里还提到美军参与的其他两场著名战役仁川(韩战)和溪山(越战),以及美军在阿富汗坎大哈省的打恐行动。但特朗普只提到他所熟悉的诺曼底而给人留下以偏概全的错误印象。

特朗普早上读了这篇评论,没有好好消化、融汇贯通,就在下午记者会上拿出来当挡箭牌,结果闹出文理荒诞和逻辑不通的笑话。

无论如何,以库尔德族缺席一场距离遥远与他们毫不不相干的战役为理由而背弃他们,是特朗普历史观荒诞绝伦的另一典型例子。

有人称它为特朗普的“诺曼底教条”(Normandy Doctrine),有的称它为“诺曼底条规”(Normandy Rule)。著名历史学家鲁宾(Michael Rubin)还为此写了篇讽刺短文,“提醒”台湾、韩国、以色列,以及爱沙尼亚它们可能是下一个被美国背弃的对象,因为根据诺曼底条规,他们分别在美国革命战争、美国解放西印度群岛格林纳达、1812年英军烧毁白宫和墨西哥人围攻得州阿拉莫边寨时,都没有帮美国出过力。

有人说,德国和日本是二战美国的死对头,怎么在战后却成为美国的好友。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特约评论员阿里反问特朗普,沙特阿拉伯、俄罗斯、朝鲜、以色列、土耳其、菲律宾、埃及、匈牙利都没有在诺曼底和美军并肩作战,可是特朗普却很欣赏它们的领袖,为什么只挑库尔德人来开刀?

国际关系和历史认知少得可怜

大家都知道,特朗普不读书,他更像是一个电视迷和推特发烧友。他对国际关系和历史,尤其是中东历史的认知少得可怜。

8月初,美国和伊朗紧张关系升级时,他在推特上挑衅伊朗,嘲笑它从未赢过一场战争。伊朗外长扎里夫干脆当起教师给他上了一堂历史课,细数伊朗数千年来击败无数入侵者的光荣史。伊朗屡败外敌,靠的就是豁得出去、视死如归的铁血精神,正因为有如此悠久的历史,培养了伊朗独特的民族自尊。

特朗普不懂伊朗史,硬要和伊朗拗,难怪处处碰壁。

6月他宣布对伊朗进行新一轮制裁时,竟然把死去30年的伊朗最高领袖霍梅尼当作现任领袖哈梅内伊。

9月1日,40个国家元首齐集波兰,参加二战爆发80周年纪念活动。特朗普因飓风来临取消行程。记者在白宫草坪遇见他,顺口问他对错过波兰纪念日有何感想,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他一开口就送上祝贺:“我要祝贺波兰。这是个伟大的国家,有伟大的人民。”

为充满哀思与悼念的纪念日送上祝贺,好比外国领袖向美国纪念911的活动发出贺电一般很不得体。难怪网友纷纷谴责特朗普“丢人”“没有同理心”和“不懂历史”。

美国历任总统若非世家出身,就是名校法律系毕业并进入公共服务体系,在经济政治方面受过理论熏陶和在职培训。

特朗普是历任总统中素质最低的一个,他缺乏对社会、经济、军事、外交等方面最基础的常识认知,完全不懂它们之间的相互关系和相互作用后果。这些事情他都不懂,也不想懂,偏偏又爱表现。 

“大部分人不知道的是……”

他常以为自己懂得很多别人所不知道的事,因此,“大部分人不知道的是……”就成了特朗普在引进某个知识点时的开头语。

两年多前,他在共和党捐款金主招待会上告诉观众,林肯总统其实是共和党人:“他是伟大的总统,但大部分人根本不知道他是共和党,对吧。”

在特朗普看来,大部分人都不知道的知识还有:总统专机空军一号其实不止一架、纽约帝国大厦是在一年内建成的、法国是美国的第一个也是历史最悠久的盟友,以及“法国总统马克龙喜欢和我握手。人们没有意识到他非常喜欢握我的手。”

有报道说,当美国媒体要求白宫做出解释,到底是总统想让美国民众学到新知识,还是这是他自己新学到的知识而想公开秀一下时,白宫没有做出回应。

特朗普把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些知识的原因归结于:这些知识被复杂化了,因此他建议华府应该简化语言,让美国人能够更好地理解复杂的问题,例如他建议共和党议员使用“减税”而不是“税法改革”,因为没人知道税法改革是什么意思。

两年半前,特朗普访问中国时也因“乱说话”差点引起外交风波。事关他向《华尔街日报》透露,习近平曾与他探讨历史,告诉他“朝鲜半岛曾是中国的一部分”。

特朗普说:“你知道,这是几千年的历史,还有无数的战争。事实上,朝鲜曾经是中国的一部分。”

习近平究竟是怎么说的,无从考证。但特朗普的话却触动韩国政府的神经。韩国《朝鲜日报》发表社论批评他缺乏对外交敏感性的认知,也显示他对于朝鲜半岛历史一无所知。

在今年独立日阅兵礼上,因读稿机被雨淋湿,特朗普临场发挥,为美国独立战争史添加机场和战机等特别效果的荒唐事,许多人记忆犹新。

8月初,他在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发表演讲时再次发表雷人言论,称现代俄罗斯是由苏联改名而来的。

他问观众:“还记得苏联吗?他们曾经是在一起,直至后来决定要称呼自己为俄罗斯。”

据了解,特朗普当时是想以通俗易懂的方式向支持者解释什么是独联体(一个由前苏联大多数加盟共和国组成的多边合作组织),但他表达出来的意思却是俄罗斯是由苏联“更名”而来。

苏联和俄罗斯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把俄罗斯完全等同于苏联,无疑暴露了特朗普对历史认知的肤浅,并引来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的调侃:既然美国总统认为俄罗斯与苏联只是名称有所变化,那么现在的俄罗斯是否理应继承前苏联的疆域?

把库尔德族和诺曼底战役风马牛不相及却串联在一起,是特朗普简化历史功夫不到家的另一例子。

前年5月,特朗普接受《华盛顿观察家报》采访时,竟然发出了惊人的历史一问:为什么会发生美国内战?这个问题显示总统对内战的起源和必要性的了解比中学生还不如。

据报道,特朗普在采访中对杰克逊总统极度推崇,竟然说如果杰克逊能晚几年才当总统,美国就不会有内战了。事实是,杰克逊在1845年去世,而美国内战是在1861年爆发的。

这番丢人的言论在电视播出后,历史学家纷纷建议总统恶补美国史。

思路不循常理 举动不按常规出牌

特朗普上台后,他的思路不循常理,他的举动不按常规出牌,从而大大增加了国际关系和世界局势的不确定性。

他打着“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试图再造美国和世界历史。但特朗普要创造历史,首先得尊重历史的前因后果,而不是推倒、否定或扭曲历史。

正确的历史观能使人改革创新,错误的历史观往往使人倒退。

有了正确的历史观,特朗普才能正确对待美国、盟国乃至全世界。

特朗普一心想成为伟大的总统,并带领美国成为伟大的国家,但他却是最没有战略眼光的总统人选。

黑格尔说过:“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的教训,就是没有从历史中吸取到任何教训。”

特朗普的所作所为似乎注定要证实这一事实。

《华盛顿邮报》保守派专栏女作家鲁宾(Jennifer Rubin)干脆称特朗普是“史上最蠢的总统”(Dumbest president ever)。

美国历史教师的梦魇

《论语·季氏》记载:孔子的儿子孔鲤看见父亲独自一人站立庭中,就恭敬上前想跟父亲说话,孔子先问:“读了《诗经》没有?”孔鲤回答说:“还没有。”孔子便说:“不学《诗》,无以言。”这话从今天的角度来理解,就是说,没有一定的知识和文化,将不能立足于社会。历史上发生过的事,代代相传,对这些一无所知,就会像尚未读过《诗经》的孔鲤一样,让有修养的人觉得无法与其交谈。

特朗普提出库尔德族没在诺曼底战役中出过力,所以美国对他们无所亏欠的谬论后,加州一名当过海军陆战队军官的中学教师罗德里格斯投文《圣地亚哥时报》,代表一群中学教师控诉特朗普对历史无知和误人子弟。

他说:每当特朗普发表和历史相关的误导性谈话时,那些认真教学的历史教师都会痛心掉泪,有一种前功尽废的感触。

教师们平日谆谆善诱,希望感化那些懒散、得过且过或愤世嫉俗的学生,一定要掌握好历史和关心时事,才能在社会上有立足之地,有竞争力和出人头地。

可是,特朗普对历史的胡扯让教师们白费心血:从这次谈话反映出他对历史无知却能坐上高位,等同刮了教师们一个耳光。

他说,特朗普无疑是“中学历史教师们最恐怖的梦魇”(high school history teachers' worst nightmare)。

罗德里格斯说,以后,当吊儿郎当的中学生问说:“我何必读历史?”教师们再也无法一本正经地告诉他们:“因为要在社会上扮演积极角色,需要你当一个消息灵通和认识历史的好公民。”

特朗普知识浅薄却当上总统成了负面教材,今后教师们只能照本宣科公式化地回答学生:“因为州政府规定你必须修这门课才能毕业。因此,你应该埋头苦干,少问愚蠢的问题。”

罗德里格斯的文章刊登后引起轰动和转载,因为他不只道出教师的委屈,还抽丝剥茧揭开特朗普的诺曼底无厘头辩解让人匪夷所思的原因。

大家都知道特朗普不学无术,常常引述别人的评论却又断章取义简化作者的原意而弄巧反拙。

特朗普引述的那篇专栏文章作者斯利茨德是一位退伍军官,他在文中提到四场关键战役和战场,但特朗普只提到诺曼底,对仁川、溪山和坎大哈绝口不提。

罗德里格斯认为,特朗普历史知识贫乏,他只知道诺曼底,对其他三个地点没有印象,叫不出名字,于是长话短说,让人摸不着边际。

特朗普读这篇文章如囫囵吞枣,现学现用,只挑自己熟悉或喜欢的部分,向记者转述,结果把一篇本来就是牛头不对马嘴的文章切割得更不成样。

特朗普讲求实效,关注的是短期利益和实实在在的性价比,因此总是欠缺战略眼光。在批评者看来,他已毫无战略信用可言。

华尔街日报在《有美国这样的朋友》文里讽刺同美国结盟,就不需要敌人,在特朗普眼里,盟国之间的帮助只是交易,永不存在原则问题。

美国撤军,土耳其趁虚而入,库尔德人生灵涂炭,制造了不少冤魂,少不了来日算账。伊斯兰国战俘逃脱,恐怖势力可能再起。

奥巴马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赖斯周三受访时,指责特朗普手上沾满库尔德人的鲜血。

特朗普何止是历史教师的梦魇。有朝一日,美国国内发生库尔德人或伊斯兰国恐怖报复行动,这笔账可要记在特朗普名下。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