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国际评论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际评论

特朗普版“统一战线”:“中国威胁”首次写入北约声明意味着什么?

作者:昀舒

来源:钝角网综编

来源日期:2019年12月06日

本站发布:2019年12月06日

点击率:677次


    北大西洋公约(NATO,简称北约),也即欧洲及北美洲国家为实现防卫合作而建立的国际组织,今年是其成立70周年,12月3日,各国领导人在伦敦召开为期两天的北约特别峰会,尽管这次峰会开得相对低调,但作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军事合作组织,北约的动向需要被聚焦。

  一、北约70年

  1949年,二战的创伤仍未愈合,东西两大阵营刚开始冷战,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应运而生,作为西方国家的政治、军事联盟,共同护卫成员国的国防安全。

  北约创立之初,成员包括美国、加拿大和10个欧洲国家。它的宗旨是遏制苏联。苏联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胜国之一。战后几年,大量苏联军队仍留在东欧,莫斯科在很大程度上掌控着东欧社会主义阵营的国家,包括东德。

美国总统杜鲁门1949年在北大西洋公约上签字,北约正式成立.jpg

美国总统杜鲁门1949年在北大西洋公约上签字,北约正式成立

  1945年二战结束后,德国首都柏林曾有一段时间由战胜国分片占领、控制。柏林位于东德,而东德在苏联控制区。

  1948年6月,第一次柏林危机爆发。1948年6月,美英法等六国外在伦敦共同提出“伦敦建议”,核心是将这三国在德国的占领区合并建制,成立联邦德国。这三国宣布西方占领区实行单方面货币改革,发行马克作为流通货币。莫斯科随即对西占区实行封锁,切断西占区与柏林的水陆交通和货运,只保留三条走廊通道。美国通过不间断地大批空运物资打破了封锁,同时对苏占区需要的煤、钢和电实行反封锁。

  这是美苏冷战第一次高潮。危机持续了一年,1949年5月,西德建国,数日后苏联解除封锁,危机结束。这次危机也催生了北约,初始签约国包括美国、加拿大、英国、法国、意大利、挪威、比利时、荷兰、丹麦、葡萄牙、冰岛和卢森堡。1952年,希腊和土耳其加入,1955年西德加入。1999年开始,北约向前东欧阵营国家打开大门,成员国总数达到29个,最新成员是2017年加入的黑山共和国。

  根据北大西洋公约,对任何一个成员国的进犯就是对所有成员国的进犯,北约成员将群起共同抗击,我为人人,人人为我。公约在现实世界的作用是确保欧洲和北美的北约成员国之间关系紧密无间,纽带坚不可摧。这种纽带关系的安全受到的最大威胁,就是苏联。但是,跟70年前相比,北约的边界向莫斯科方向推移了1千公里;自1989年东欧社会主义阵营解体后,前苏联的东欧盟国都加入了北约。

  冷战结束、苏联解体,但西方对莫斯科的疑虑和担忧没有随之消失。北约仍需存在,因为成员国的安全仍需受到护卫,俄国仍是世界军事强国。

  1990年代,南斯拉夫解体,欧洲战火重燃。再往后,北约的角色出现了变化,变得更积极干预,更多采取军事行动,比如在波斯尼亚和科索沃发动空袭、实施海上封锁、承担维和任务。2001年,美国911恐袭之后,北约首次走出欧洲,到阿富汗指挥联合国委派的联军。到现在,北约在阿富汗仍有1.7万驻军,负责为阿富汗安全部队提供训练、咨询顾问和其他形式的协助。

  近年来,美国总统特朗普给北约带来了新的问题。他2016年竞选总统时就直言不讳,说北约“陈腐过时”。特朗普还暗示美国可能会不履行保护受到攻击的盟友的规定,甚至可能退群,离开北约。他的一大抱怨是美国在北约出钱最多。

  2017年5月,首次参加北约峰会的特朗普就说,“目前,28个成员国中有23个国家未能支付其应该支付的份额。这对美国人民及其纳税人是不公平的。”

  2018年7月的北约峰会上,特朗普称德国已经被俄罗斯控制了,德国成为了俄罗斯的俘虏,他还谴责德国总理默克尔有钱买俄罗斯的石油天然气,却无法为北约支付足够的军费,表示北约国家应该大幅加码,将这一承诺翻倍,至GDP的4%,“(各国的防务开支)必须立即达到其GDP的2%,别等到2025年。”

  军费矛盾实际上是美国和其他北约成员国的分歧,这是最大成员国同其他成员的矛盾。2018年的数据显示,北约全部防务开支的70%是美国承担的;2014年,北约全体成员国同意,到2024年,各国要把自己的防务开支增加到国民经济总产值(GDP)的2%,但迄今为止没几个国家接近目标。

12月3日,北约70周年峰会期间,多国政要出席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前排中间)在白金汉宫举办的招待会.jpg

12月3日,北约70周年峰会期间,多国政要出席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在白金汉宫举办的招待会

  二、争吵、分歧与团结,这次峰会成功吗?

  到了今年,旨在庆祝北约成立70周年的这次峰会以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举行的招待会拉开帷幕。法国总统马克龙对北约的严厉批评使峰会从一开始就蒙上一层阴影。马克龙曾因美国和土耳其为一边、欧洲人为另一边,双方之间缺乏协调,而诊断北约已然“脑死亡”。作出这一诊断的背景是,美军不经与盟友磋商撤出北叙利亚即随之而来的广受抨击的土耳其向库尔德人地区的进军。

  马克龙的论调引发了轩然大波,有分析称,这反映了北约面临的问题已经不是简单的内部政策分歧,也不是成员国之间权利和义务的争端,而是北约要不要存在下去,有没有存在下去必要性的问题。

  土耳其是北约的资深成员,但它跟俄罗斯有军事纽带,而且已经造成了紧张。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不顾美国的反对,跟莫斯科签约下单,买了一套导弹防御系统,S-400。美国多年来一直试图向土耳其推销自己的爱国者防空系统,但埃尔多安要求技术转让,谈判就此停滞。有了技术,土耳其就可以研发自己的防御系统。当时的美国奥巴马总统政府拒绝接受这个条件。

  安卡拉因此转向莫斯科,谈判进展顺利。美国为把土耳其剔出联合研发F-35战斗机的项目,理由是S-400军购交易可能会向莫斯科提供接触F-35敏感信息的机会。比较尴尬的是,土耳其境内有北约的基地,以及美国的空军基地,就在南方,靠近叙利亚边境。更麻烦的是,只有5个欧洲北约国家有美军核武基地,土耳其就是集中之一。

  目前,欧盟冻结了对土耳其的武器销售。英国、法国和西班牙都有北约和欧盟双重“会籍”,也都在向土耳其军售最多的国家之列。

  而针对马克龙抛出“北约脑死亡”的论调,特朗普称这是对北约其他成员国的“不尊重”。德国总理默克尔也认为马克龙言过其实,没必要作出这种“空泛的评论”。被马克龙认为对“北约脑死亡”有责任的埃尔多安更直接喊话马克龙,“你该去检查一下,自己是不是脑死亡……要不要把土耳其赶出北约,是你说了算吗?”而马克龙强硬拒绝就“脑死亡”说法道歉。

  就这些纷争,北约峰会的声明针对性指出,北约内应启动一种“朝向未来的反应程序”,以加强联盟的“政治维度”。

  值得一说的是,作为北约实际领袖特朗普在本届北约峰会召开前未有再批北约军费开支的问题,外界一直关注特朗普会否再就北约军费问题施压盟友,可是白宫早在上11月29日就预先伸出“友谊之手”,声言“跨大西洋的关系正处于非常非常健康的状态”,又炫耀特朗普如何成功让北约其他盟国增加超过1,000亿美元的军事开支,更特别点出2016年时只有4个成员国的国防支出达至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要求,而由于特朗普的“外交工作”,如今此数已增加至9个,到了2024年更将达到18个。

  特朗普和默克尔在伦敦近郊的沃特福德会晤结束后,都表示,这是一次非常成功的峰会;特朗普还称“峰会上贯穿了一种非常良好的精神”。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以来,北约军费已增加了1300亿美元。特朗普甚至认为,这个数字还有上升的空间: 他说,北约军费在2024年之前的增幅应达到4000亿美元。本次会议的东道主、英国首相约翰逊表示,“只要我们团结一致,战胜我们便成了非分之念,正是因此,战争也就不会出现。”

  三、“中国威胁”首次写入北约声明意味着什么?

  12月4日,峰会闭幕,北约29个成员国领袖签署并发表了联合声明,首次在声明中写入“中国威胁”。这是首次在北约峰会上正式讨论中国问题。

  联合声明明确指出,应对影响力日渐壮大的中国是“北约需要合作解决的问题”。声明写道,“中国影响力壮大和国际政策,是北约盟国需要共同应对的机遇与挑战。”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在峰会结束后的记者会上,针对中国研发射程范围覆盖欧美的长距离导弹一事表示:“认识到中国的崛起是重要的一步。”他还说:“北约同意在安保等问题上进行合作”,“必须找到让中国加入军控协议的方法。”

  北约峰会召开前一天,斯托尔滕贝格在伦敦的一场活动上指出,“我们现在已经认识到,中国的崛起对所有盟国都有安全隐患。”斯托尔滕贝格表示,中国有着世界第二高的国防预算,并且展示了全新且现代化的军力,包括能够到达整个欧洲和美国的远程导弹。

  事实上,早在今年四月份,美国驻北约大使哈奇森就表示,“北约正在对中国的所作所为进行评估。我们正在做风险评估,特别是努力对中国作评估。”评估的结果可能预示着北约这个成立于1949年的军事集团的重心开始东移,离开了当初北约在欧洲对付苏联侵略的初衷。美国的德国马歇尔基金执行副主席查利特表示,北约会更多讨论来自迅速增长的中国的挑战。

  在最新的这次联合声明中,北约盟友们重申了相互支持的立场,指出中国是新的挑战,俄罗斯仍然是潜在的风险。

  作为一个军事安全联盟,北约在70年前为与以苏联为首的东欧集团国成员相抗衡应运而生,它存在的前提是有一致的敌人,冷战是北约的黄金鼎盛时期。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指出,每隔十年左右,北约就会提出一个战略概念,阐明北约在新时代中所面临的挑战。特别是自冷战结束以来,北约一直在努力发展一种“共同的威胁感知”。

  随着中美贸易战的持续发酵,中美矛盾已是当今世界最主要的矛盾,在同中国的关系上,特朗普显然同其前任奥巴马拉开距离。奥巴马曾力主推动美国的军事力量逐渐转向亚洲,以应对新对手中国的崛起。而特朗普则认为同中国的竞争早已开始,并希望欧洲能够站到美国一边,尽管欧洲其他国家曾表明并不愿加入这场正面交锋。

  但当北约领导者美国将矛头对准中国,其他北约成员国可能并不愿意紧密跟随美国的步伐,也会保持步调一致。这难免令人忧虑,美国会拉起一个应对中国的军事战略同盟,北约最重要的目标正转移到中国,中美之间的竞争正朝着全面冷战式的对抗发展。

  综合自BBC、DW等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