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国际评论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际评论

殷罡:为了不让中东地区失去平衡,扮演“政委”的美国必然压制伊朗

作者:殷罡

来源:凤凰网

来源日期:2020年01月16日

本站发布:2020年01月16日

点击率:349次


本文系2018年7月17日“钝角网”邀请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所研究员、中国中东学会常务理事殷罡以“美国对伊朗的外交政策和中东局势”为题做的一次讲座的内容整理稿节选.jpg   

本文系2018年7月17日“钝角网”邀请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所研究员、中国中东学会常务理事殷罡以“美国对伊朗的外交政策和中东局势”为题做的一次讲座的内容整理稿节选

  回顾美国以往的对外战略,从建国初期一直到现在,可以划分为七个阶段。我讲一讲这七个阶段的特点。

  第一个阶段是领土扩张阶段,就是为了多占地。占墨西哥的地,买墨西哥的地,一直到吞并夏威夷。这个阶段的结束就是以1898年吞并夏威夷为标志,这时候美国的领土大体确定了。

  第二阶段是势力扩张阶段,从1898年开始势力扩张。这个阶段就不仅仅是占地了,而是要发挥它的影响。1823年,美国总统门罗在扩张领土的时候提出了一个口号——“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也被称之为“门罗主义”。什么意思呢?就是我在这边扩张领土,你们欧洲人别管。欧洲人对这个口号是很不满意的,以至于最后爆发了美西战争。在1898年的美西战争中,美国取得了古巴、波多黎各、菲律宾、关岛的控制权,打败了西班牙,抛弃了“门罗主义”,由此正式登上了世界舞台。

  第三阶段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尽管取得了西太平洋战争的胜利,但是美国还是不愿意参与到国际事务中,因为它刚摆脱了“门罗主义”这种固步自封的区域性强国的角色,开始走向亚洲。而这时候突然遇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美国一开始还是中立的,但在后期参战了。参战意味着美国开始介入欧洲事务。美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付出的代价其实不小,死了几万人。它在美洲打仗、在欧洲打仗、参加了区域性大范围的战争……这时候就要有一些国际关系、国际问题的理论指导,于是美国总统威尔逊就提出了“民族自决”,什么意思呢?就是你不要占领这个国家、不要奴役这个国家,你应该把你的文化输出到这个国家,让这个国家本地的人决定自己的未来。由此美国真正地很大范围上一定深度地参与到了国际事务中。

  我们知道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战胜国签订了《凡尔赛和约》,形成了凡尔赛体系。凡尔赛体系规定了法国和英国委任统治中东,法国的统治现在叙利亚这一带,英国统治着巴勒斯坦、阿拉伯世界。委任统治的决定来自国际联盟,除了委托英国和法国统治中东,同时也希望委托美国管理亚美尼亚。美国根据民族自决原则,没有接受委托,让亚美尼亚人自己选择。

  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逼着美国参战。美国一参战,那才真正的是一头睡狮惊醒,或者是一个睡虎惊醒,因为美国的生产能力太强了,制造业太发达了,日本能偷袭成功可以说是很侥幸的。日本海军大将山本五十六在得知袭击珍珠港成功的消息之后,心情是无比沉重的,因为他知道这下可麻烦了,美国要参战了。美国一参战就发挥出它的巨大的战争潜力,向英国、向所有的反法西斯国家提供战争物资,当然主要是向苏联提供,我们可以说如果没有美国突破北部航线和波斯湾航线向苏联提供1000多万吨援助物资的话,反法西斯战争会艰难N倍,会是什么结局都不知道。现在回过头来看,如果美国不参战,谁胜谁败很难说。

  接下来,我们看第四阶段。美国全面参战了,必然在反法西斯同盟当中发挥关键核心的领导作用。它在东地中海建立了广泛的后勤基地,罗斯福总统1945年2月和沙特费萨尔老国王,在苏伊士运河的大苦湖会面,确定了美国跟中东有不可割舍的经济关系与战略关系。

  我们再看第五阶段。二战结束以后,中东地区出现了一系列的新情况,比如以色列诞生了。美国在以色列诞生这个问题上,一开始是迟疑的态度。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国联委托英国在巴勒斯坦实施委任统治,英国人试图在巴勒斯坦地区建立文官制度、建立议会制度,试图把犹太人和阿拉伯人撮合在一个议会里,但行不通。犹太人不干,阿拉伯人也不干。二战前夕,阿拉伯人策划反英,反英的一个必然操作是什么呢?那就是勾结德日法西斯轴心国。我们可以很自然得出一个结论--阿拉伯人在二战期间站错队了,站在德国和意大利那边。特别是巴勒斯坦的宗教领导人侯赛因,侯赛因甚至亲自到柏林拜见希特勒,给希特勒支招。到了1947年,英国人实在是管不了巴勒斯坦了,压制阿拉伯人不行,压制犹太人也不行,因此英国人把巴勒斯坦问题提交给了新成立的联合国,让联合国讨论。联合国经过一番周折,到巴勒斯坦实地调查,拟定一个解决巴勒斯坦问题的章程。最后决定投票表决成立一个阿拉伯国、成立一个犹太国,这两个国家在政治上是相互独立的,但是在经济上是联邦。过去我们的翻译搞错了,认为这是两个独立的国家,但其实它们是政治独立,经济联邦的一个体制。

  美国是第一个承认以色列的国家,为什么呢?之前,美国参议院在1916年通过了一个决议,支持英国在巴勒斯坦建立一个犹太家园,根据是什么?因为美国认为,在中东,需要有一个意识形态和我们接近的国家,并不是因为石油。一百年以前,人们判断巴勒斯坦地区是石油储藏非常丰富的地区,而到现在一滴油也没找出来,因此中东战争的原因不光只是为了石油。

  冷战期间,美国在中东逐渐发挥主导作用。这个前提是必须和苏联人抗衡,同时必须把英国人、法国人踢走。1956年纳赛尔宣布苏伊士运河收归国有,当时苏伊士运河当时是英、法、埃及集资修造的,因为埃及财政困难,就把自己的股份卖给了英国、法国。纳赛尔突然宣布苏伊士运河收归国有,也就是无偿地剥夺国际条约规定的法国和英国的股份,这个在现在是不可想象的,但在当时就这么做了。那时候英法和埃及作战,以色列也参战了,把西奈半岛占领了。美国这时候出来当好人,出来调停,让英法撤退,逼着以色列撤退,但是以色列是在1958年才撤退的。就是通过这种讨好阿拉伯人的方式,把英法赶走了。从1956年开始到现在,英法在中东发挥的作用是波浪性的,是一个V字型的。

  美国从1958年开始主导中东局势。苏联支持纳赛尔,1967年,纳赛尔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他宣布对以色列关闭苏伊士运河,封锁蒂朗海峡,而且把联合国维和部队请走了。这在以色列看来,埃及这是要决一死战,所以以色列先下手打了一仗,这一仗,以色列完全靠自己的力量,赢得了战争,美国没有参战,以色列的武器来自法国。纳赛尔1976年的冒险主义行动产生了严重后果,事后埃及人进行了认真反思,并于1978年进行了埃以和平谈判。有个故事值得讲一讲,在谈判的时候,埃及情报部门就悄悄问以色列外交部长达扬,纳赛尔是不是你们的人?不然他为什么在1967年让我们国家陷入战争?埃及情报部门甚至怀疑纳赛尔总统是以色列的卧底,可以看出这个错误有多严重。

  纳赛尔去世后,萨达特接管了埃及。 这个人了不起在什么地方呢?虽然1967年他支持纳赛尔发动战争,战败了。但是,打败了,我得雪耻,于是1973年10月,他突然发动战争,这次战争也被称为“赎罪日战争”。以色列事先毫不知情,虽然埃及曾多次在苏伊士运河搞渡河演习,但以色列都不当回事,结果埃及真的渡河了。眼看以色列存在失败的危险,美国开始真正援助以色列了。美国是怎么援助的呢?在西奈半岛机场,以色列前线坦克消耗完了,美国的C-5银河式(跟现在的C141差不多,载重量非常大)就降落在以色列南部的沙漠机场,飞机上装有坦克,油箱里添满了柴油,炮膛里都有炮弹,直接奔向反攻战场。帮助以色列反攻成功,要是没有美国的帮助,那肯定是不行的。所以,1973年是美国拯救了以色列。

  美国在最危难的时候挽救了以色列,之后,以色列的国民性就发挥出来了,在度过了最初的三天之后,沙龙率领部队反攻,就在罗斯福和费萨尔会面的大苦湖那里悄悄渡河。河对面就是是埃及军队的巴勒斯坦旅守卫,他们沿着苏伊士运河,一路北上打,掐断了埃及第三军团的供水管,第三军团体面投降,战争结束。

  这告诉我们什么呢?一个国家要想介入一个地区事务,第一要有充足的底蕴;第二要有高超的艺术;第三,要胆大心细、自信。阿拉伯人打一次败一次,最后不得不于1974年与基辛格议和。1979年埃及和以色列实现了全面的外交关系正常化,埃以签订了和平友好的《戴维营协议》。它的意义是什么呢?就意味着从二战结束到1979年,在美国支持的以色列,苏联支持的阿拉伯人之间,最后以美国、以色列的胜利告终。阿拉伯人不愿意再打了,埃及和以色列实现了和平。从此以色列不再可能和阿拉伯人之间发生国家级别的战争了,意味着冷战1979年在中东结束。

  1979年对中东和美国来讲都是非常关键的一年,在美国卡特总统的斡旋之下,埃及和以色列达成了和平谈判。为了保证这个和平,美国每年都给埃及十几亿美元,埃及军队现在都是美式装备。给以色列也是每年十几亿美元。为了保证美国主导下的中东和平,美国每年大约要花50亿美元,而这50亿美元,绝大部分都用于购买军事装备。1979年是美国外交辉煌胜利的一年,也是以色列和埃及的辉煌胜利的一年。

  我觉得1979年真是人类现代史上的一个大的转折点。这边阿拉伯和以色列国家间的战争停止了,但是那边伊朗伊斯兰革命成功了。伊斯兰革命成功意味着什么呢?波斯人的一场革命震撼了全世界,什叶派开始有所作为,迫不及待向外输出革命与美国为敌、与以色列为敌。

  1979年年底,苏联又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那就是入侵阿富汗。想要在阿富汗这个穆斯林国家,这个非常封闭传统的国家搞社会主义。于是在全世界穆斯林的眼里,苏联共产党、苏联红军就是穆斯林的敌人,他们侵犯了穆斯林土地,屠杀了穆斯林的群众。苏联与整个伊斯兰世界为敌,也宣告了苏联必亡。

  总结一下这段历史:冷战期间美国在中东的变化,从它开始介入,跟沙特建立特殊的关系,到1956年把英法赶走,到1967年、1973年救了以色列,再到1979年将以色列和埃及撮合,美国是一路高歌猛进。然而却没想到最终爆发了伊朗伊斯兰革命。

  第六个阶段,美国在中东的两个任务。美国在中东,公平地说有两个作战任务,一个是“反霸”,我们现在一说“反霸”,好像都是别人反美,其实美国到中东一开始最先的目标是反霸权,反萨达姆。萨达姆1990年入侵了科威特,美国认为这是霸权行为,美国的行动得到了联合国授权。安理会决议说“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恢复科威特的主权领土完整”。联合国授权绝不会说,好,允许美国率领一支军队打科威特,它绝对不会这么授权,但“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恢复科威特的独立和领土完整”已经包含这个意思了。这时候美国的目标就不是反恐了,而是国家间的战争,伊拉克国家的军队占领了科威特,它要“反霸”。

  另一个目标就是“反恐”,这是在9·11之后开始的。本·拉登的基地组织是在1979年苏联红军入侵阿富汗以后才开始出现的。9·11的前提是什么?苏联撤军了,因此培养出的强大的圣战力量没有用武之地了,它们必须寻找新的敌人,也就是美国,于是就发生了9·11。恐怖袭击之后,美国突然意识到真正的敌人不是俄罗斯,而是一种宗教化的圣战运动,也就是恐怖组织,于是反恐战争开始了。2001年美国相继重创了了基地组织、塔利班,2003年推翻萨达姆,当时叫“倒萨战争”,现在回过头来,如果萨达姆、卡扎菲还活着,如果穆巴拉克不下台,现在的中东应该是一个稳定的中东。

  美国当时是被一些错误的情报误导了。主要有两条,一说萨达姆支持基地组织,实际上萨达姆最恨基地组织;二说萨达姆造化学武器,其实萨达姆原来是造过,后来不敢弄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可是在战前检阅时,萨达姆让伊拉克的化学武器专家站在他的身边,试图拿这个来恐吓入侵者,这时候美国就不得不出手,一方面是采信了错误情报,另一方面是作出了错误的判断。萨达姆当时也是俗话说的“找打”,摆出一个应战的假姿势,结果没想到美国真的动手了。2003年伊拉克战争是一个悲剧,美国这时候深度卷入了中东事务,它带头出兵,赤膊上阵,当然每次都拉着很多盟友。2003年倒萨战争,它拉了40多个国家,解放科威特的时候,40多个国家一起出兵,但是美国出的兵最多,出的力也最多。2003年战胜伊拉克以后,英国军队的责任区在巴士拉,在伊拉克南部什叶派聚集区,这个地方比较安稳,没有什么反抗活动,所以,英国兵的伤亡非常小。日本兵也是在南部巴士拉,而美国就把自己的责任区放在了巴格达,也就是中部,所以美国的伤亡比较大。

  伊拉克战争结束以后,2006年小布什对美国的中东政策进行了调整,调整的趋势是什么呢?甩包袱,当政委。让团长去执行任务,而我在后方指导你,给你给养和各种各样的保证。

  第七个阶段,就是从伊拉克战争结束一直到现在。2003年打伊拉克的时候,美国国内分成两派,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鲍威尔在战前说,我们这次的目的就是把萨达姆推翻,伊拉克人民还是自己管着自己。萨达姆很霸道,得罪了好多人,我们把萨达姆推翻,但复兴党还可以执政,这不挺好吗?

  另一派是实际操作的一派,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这派,他上任以后愚蠢地把伊拉克军队解散、把警察解散,要求部队里旅长以上的军官,行政单位司局级以上的官员,一律不许参加伊拉克的政治重建,没有被选举权。

  2006年,小布什意识到这个政策错的太离谱,就在伊拉克落实政策,于是和解之风盛行。2006年年初,小布什为了实现和解政策,突然增兵伊拉克,加强打击颠覆势力,然后促成全国和解。到2007年年初,经过一年的政策调整,伊拉克真是比较安定,那些基地组织如同过街老鼠一样,大家都认为恐怖分子是坏人。这时候小布什决定撤军,他把大的作战部队撤走,但还是留下了一些部队保卫核心地区。然而这时候美国大选了,奥巴马走马上任,他在竞选期间猛烈抨击共和党这个政策,说上任就要从伊拉克撤军。他上任后到开罗向全世界的伊斯兰听众发表了演说,而对以色列就比较冷淡,这在中东完全是一种新的姿态。奥巴马宣布从伊拉克干净彻底、全面地撤军,这个对基地组织是一个巨大的鼓舞,美国人不在,伊拉克人怎么敢跟恐怖分子死磕?局面很快就失控了,美国人一撤,全国和解的局面名存实亡,基地组织死灰复燃,最后基地组织变成了“伊斯兰国”。

  美国在中东,不管也不行,管太多了也不行,管得太仓促了也不行,管的方式不对也不行。于是,小布什在调整政策的时候,提出了一个新的理念,叫大家共同管,也就是在中东地区要分摊责任。这个任务,奥巴马也基本上完成了,确实美国管的事越来越少。叙利亚开始乱的时候,美国从道义上、政治正确的角度,它是要支持反对派的,那时候希拉里任国务卿,几年下来,一共给反对派8000万美元的援助,主要是夜视镜、防护服、救护车、绷带、药品……就援助些物品,不愿意介入。“伊斯兰国”来了以后,发生了变化,美国就必须下狠手,美国确实扔了不少炸弹。但是反“伊斯兰国”战争情况比较特殊,这又给美国限定了一个条件,反“伊斯兰国”战争必须是一个统一战线,叙利亚政府反“伊斯兰国”、俄罗斯反“伊斯兰国”、库尔德人也反“伊斯兰国”,所以,从2014年一直到2017年,“伊斯兰国”问题比较严重的这几年里,各派之间的厮杀反而比较弱一些。现在“伊斯兰国”问题进入尾声了,各派之间按理说又该恢复厮杀了,但是去看现在的叙利亚地图,会突然发现,美国原来扬言要控制的地区,除了东北部的库尔德地区和叙利亚约旦边界坦夫地区,全被叙利亚政府军解放或重兵围困了,也就是说美国在叙利亚趁胜撤退了。而叙利亚阿萨德政府背后当然是俄罗斯、伊朗、黎巴嫩真主党的军事支持。原来气势汹汹要把巴沙尔阿萨德政府推翻的这些海湾君主国,包括沙特、约旦,都不知道哪去了,俄罗斯现在在整个叙利亚境内横行无阻,叙利亚北部的土耳其人又占领了一千多平方公里的安全区。于是你就明白了,美国的真正意图是在中东甩包袱。因为中东这个地方离美国太远,离俄罗斯太近,离欧洲也很近,土耳其又是它的一部分。特朗普上台以后,去年访问了沙特,在沙特开伊斯兰美国峰会,全世界50来个伊斯兰国家都去了,美国与沙特国王联合主持。你会发现美国怎么在中东全都是朋友,而这个美国和伊斯兰峰会,谁没参加?叙利亚没参加,伊拉克没参加,伊朗没参加。所以说,这个伊斯兰峰会是逊尼派的伊斯兰峰会。美国悄声悄息地把整个逊尼派组织起来了,美国花钱了吗?他组建这个大会,后来又组织各种各样的联盟,一分钱没花!相反,过去组织反恐部队跟伊朗抗衡,还得买武器,它还花钱。美国过去在中东,是单打独斗,赤膊上阵的,现在突然发现它就扮演一个政委的角色,但大家还是都听它的,因为这个政委也有权调动部队。

  奥巴马在签了伊朗核协议就退出中东了,他对打击“伊斯兰国”不是太积极。虽然美国军队占领了“伊斯兰国”首都拉卡,炮兵直接参战,但绝不宣扬是它占领的,它说是库尔德军队占领的,甚至有时候显得忍气吞声,它是一点一点撤出中东的。为什么过去1945年费萨尔和罗斯福要在大苦湖见面,因为那时候美国需要石油,需要阿拉伯世界,现在不需要了。现在美国无所谓了,中东的石油爱谁买谁买,美国只不过发挥一个总体的调停作用。但由于伊朗实在是太强大了,使得中东地区失去了平衡,不把伊朗这股力量压下去,中东不安宁,而且还会把美国拖进来。美国现在这种打击伊朗,是不是孤立的呢?它真的不孤立,谁支持特朗普的中东政策呢?很明显,以色列支持;土耳其在边上看热闹,伊朗要打胜了,它也跟着遭殃,若伊朗打败了,吸取一点教训,反正它的份额会跟着提升;还有十来个阿拉伯国家,一心跟特朗普一块遏制伊朗。虽然现在特朗普在中东还有很艰巨的任务,但是他掌握着完全的主动。

  与此同时,美国在中东的投入越来越少,不是说美国完全撤出中东就撒手不管了,说不定哪天它又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奥巴马在任期后期说在美国要在中东减负,分担责任,最重要的是搞亚太平衡,说无论世界上出现什么事,美国舰队在太平洋地区的比例不会下降。特朗普上任以后,来了一个印太的概念,不是亚太,把印度也拉进来了。这个跟奥巴马的政策是一脉相承的。

  所以美国在中东,整体来看,经历了这样一些阶段:从1916年拒绝充当亚美尼亚的委任统治者,到1948年第一个承认以色列独立,到1956年站在埃及一边让英法离开,到1973年死保以色列,到1979年促成以色列和埃及的和平,再到后来1991年的海湾战争,秉承替天行道的大旗,率领着几十个国家的联军,解放科威特,再到2003年伊拉克战争,美国在中东的军事存在感越来越弱,负担越来越轻。而像以色列、沙特、阿联酋、土耳其、伊朗这些地区强国,却发挥了越来越大的作用。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