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国际评论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际评论

徐瑾:中美贸易谈判签署后,世界会回归正常么?

作者:徐瑾

来源:英国《金融时报》

来源日期:2020年01月20日

本站发布:2020年01月20日

点击率:153次


1月15日,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签署(以下简称协议)。

美方代表人为美国总统特朗普,中国则是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这意味着,跌宕接近两年的中美贸易争端,至少暂时休战。

如何评价第一阶段协议?

谈判的诀窍,绝对不仅仅是价码与让步,更在于彼此试探对方最重要的底线。双方在意的筹码,差异越大,交易达成可能性,反而可能越高。

                                    

近百页文本中,值得认真研读,平淡字句处,都是双方国家利益的衡量。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两个国家不同集团意志的体现。就美方而言,商界意志与农产品“票仓区”可以说是最大赢家。与此同时,此前海外意见关注大的一些条款,比如国企补贴等,则没有进入谈判文本。

关税是中美贸易战的起因,但是在谈判文本中并没有体现。从关税而言,美国最大让步在于不加增关税,与此同时,美国没有降低对中国商品的现有关税。中国也依旧维持对1100亿美元美国商品的关税。其他方面,中国未来会增加进口总额为20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和服务,其中包含能源出口、农产品、制造业产品等。

贸易协议签署的消息,在不少国内评论中,除了情绪化的评论,更多有“战略性机遇”或者“转危为机”等肯定声音。

如何评议协议?首先,这是一件好事。可以说,协议避免了正面的、短期的剧烈对抗,消除了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全面脱钩的巨大风险,也阻滞了这种冲突向非经济领域快速蔓延的可能性。这一积极进展,放在更长的时间来看,或许其积极意义会看得更加清楚。另一方面,协议的达成,并非一劳永逸的终极方案。在大方向正确的同时,细节却掌握在魔鬼手里。如果处理不慎,引发的问题可能比解决的问题还多。最大的问题是,如何执行?

如何落地执行?

对于执行与可能的争端,目前协议文本也有涉及。具体方式,中国人应该不陌生,那就是高层次的参与,或者说“小组”制。据悉,双方成立贸易框架小组,由美国贸易代表和指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副总理率领。此外,也有对应的贸易争端工作程序,比如双方会议应每六个月举行一次、宏观经济会议应定期举行、双方双边评估与争议解决办公室的负责人应每季度开会一次、每一缔约方的指定官员每月至少应开会一次、被投诉方应在10个工作日内进行并完成对申诉的评估等等。

从协议的多数原则而言,目前并没有太出格的要求。对中国的要求,更多也是再度重申了WTO等类似原则。即在知识产权、技术转让等领域,中国再次给出承诺。值得注意的是,中美双边条款的约束力以及执行监督,显然超过类似WTO这样的多边条款。

这意味着,协议中不少原则,如果切实执行,显然需要中国做出很多改变,甚至相当激烈的改变。这个时候,需要中国最高层重启强烈的改革意愿:否则这些激烈的改变很难都被落实。

关键在于,一旦落实协议所需要的激进改变,无法顺利落地,争端势必增加,纠纷仍可能兴起。在最严重的情况下,或许新的导火索将会导致美国再度提加关税。而按照协议,中国对此缺乏足够的反制手段,情况如果足够严重,叠加政治机缘凑巧,不排除中国退出协议的可能性。

自然,如果从好的方面设想,协议要求的许多改变,其实本来就符合中国自己誓言推进的改革开放的总体精神。或许,一些难度很大的改革得此助力,可以以更快的速度展开。

纵观中国百年来历史,内政往往由外交推动,并非特例。

中国经济下一步

中美暂时止戈,对世界经济也有好处。

在专业投资者眼中,2020最大的风险来自哪里?根据FT调研,世界10大基金管理公司的首席投资官均表示,中美贸易的不确定性,将会成为全球经济在2020的挑战。那么,中国经济,下一步又该如何?

在贸易协议签署的消息同时,一则数据新闻也引发不少关注。那就是,中国大陆总人口突破14亿人,人均GDP突破1万美元。在一些评论中,这是“历史性飞跃”。以这样的人口基数,这样成绩并不简单,这也可以验证过去十年不少朋友的心态变化,那就是“我们变富了”。这些年,软阶层从全世界买买买的对象,也从廉价商品升级为房子与子女教育。

然而,肯定人均GDP获得成就的同时,我们应该看到差距。比如,世界人均GDP在2011年就已经超过1万美元。中国目前GDP水平,在182个国家中排名72,还是应该继续努力。

过去经济界对中国经济有个提法,干得好是欧美,干得不好是拉美,拉美化也往往成为中国暗淡经济社会的警示语。值得一提的是,智利与阿根廷等一些拉美国家,很早就超过这一水准,目前人均GDP也仍旧高于中国。

接近两年的贸易战以来,美国对中国关税大幅提升,从大约5%提升到20%左右。关税对中国经济带来的影响,目前还在初步阶段。高关税损害了中国出口产业的竞争力,导致产业外迁压力上升,这一变迁甚至会重塑全球供应链。而我们必须时刻记着,无论“超大规模”还是“产业溢出”等名词,听起来如何时髦,出口尤其对美出口,仍旧是过去中国产业升级的重要途径。

对于中国而言,应该如何应对?对外应该争取巩固谈判结果,争取关税回落;对内应该正视经济进入中速发展的平台现实,以新一轮的改革释放更多制度红利。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