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国际评论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际评论

邢予青:如何看待美国的“发展中国家”清单?

作者:邢予青

来源:英国《金融时报》

来源日期:2020年02月26日

本站发布:2020年02月26日

点击率:228次


  2月10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Office of the United States Trade Representative)发表了更新的“发展中国家“清单。这个清单最引人注目的是,许多在WTO规则下是“发展中国家”,可以享受WTO给予“发展中国家”优惠待遇的成员国,都被美国强行升级为“发达”国家了。今后这些国家对美国出口的产品,如果获得的政府补贴超过产品价值的1%,就会面临美国政府的反补贴调查并被课征反补贴关税,不可以再享受2%补贴额的容忍度了。

  例如,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越南、巴西、南非、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等国家,都不在清单上。但是按照WTO的规则,这些国家都是100%合格的“发展中国家”。与世界银行设定的高收入国家标准:12,375美元相比,印度、越南、印度尼西亚等国的人均国民收入差得不是一点点,这些国家被特朗普政府提前晋升到“发达”国家行列,一定会有哭笑不得的感觉。去年中国人均国民收入刚刚踏上10,000美元的台阶,离高收入国家的行列比印度,越南和印度尼西亚近多了。但是,在新型冠状肺炎疫情的冲击下,中国在“新四大发明”光环遮盖下的“发展中国家”现实暴露无遗,此时此刻被美国提前摘掉“发展中国家”的帽子,的确是一件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

  有评论认为美国这个清单没有把中国剔除,因为中国原来就不在清单上,因此不必过度解读这个新清单对中国出口的影响。这样的解读源于缺乏历史常识。1998年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为了履行美国作为WTO成员的义务,制定了这样一个清单。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当初是根据WTO定义的“发展中国家”来制定这个清单的。那时中国还不是WTO成员,自然就不在清单上了。2001年中国是以“发展中国家”身份加入WTO的,美国也是WTO成员。因此,在WTO规则下,中国有权利享受“发展中国家”的特殊待遇;作为WTO成员,美国也有义务在反补贴调查时把中国按照“发展中国家”对待。

下载 (9).jpg

  贸易体系下的“发展中国家”概念是1965年在关贸总协定 (GATT)中正式引进的。但是,从关贸总协定到现在的WTO,都没有对“发展中国家”这个概念进行量化定义,目前依然实施的是自愿申报原则。更为可笑的是,“发展中国家”没有毕业要求,一旦WTO成员国自我申报是“发展中国家”成功,就永远是“发展中国家”。 这就是为何新加坡、韩国以及以色列在WTO体系内依然是“发展中国家”。

  改革WTO中“发展中国家”的定义,设定量化指标和毕业门槛,一直是多哈会谈以来的重要议题。但是,WTO的决策规则是一国一票制,并且只有全部投票成员国同意,才可以对规则进行修改,这就意味着任何成员国都有否决权,可以否决任何改革提案。因此,WTO关于“发展中国家”规则的改革久拖无果。

  中美贸易战让WTO关于“发展中国家”定义的争议重新浮出水面。美国在中美贸易谈判中坚持与中国进行对等贸易的前提, 就是不承认中国是“发展中国家”。根据WTO关于“发展中国家”特殊待遇的规定,“发展中国家”在关税减免上没有义务与发达国家对等。

  现在WTO已经停摆,不改革就无法正常运作。美国和欧盟都分别提出了WTO改革的方案。修改WTO框架下的“发展中国家”定义,是美国和欧盟方案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WTO改革还没有开始,如何重新定义“发展中国家”还没有在WTO成员国中达成一致,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公就抢先一步,完全按照美国对“发展中国家”的定义,推出新的“发展中国家”清单。根据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声明,符合下列任何一条的国家,都不可以再被美国当成“发展中国家”了:(1)人均国民收入超过;12,375美元;(2)G20 成员国;(3)OECD成员国;(4)欧盟成员国;(5)出口额超过全球出口0.5%的比例;(6)没有自我申报是“发展中国家”的WTO成员国。以上这些条件,实际上就是美国提交给WTO的改革方案中定义的“发展中国家”标准。

  笔者认为,美国根据自己定义的“发展中国家”标准,制定“发展中国家”清单,是脱离WTO重新夺回贸易政策主权的行动。一个国家的贸易政策,就是约束和规范外国货物在本国销售的规则,它是国家主权的一部分。在人类没有学会尊重他国主权的野蛮时代,用炮舰打开另一个国家的市场是惯用的手法。1854年美国佩里将军率领舰队打开日本的大门口,就是典型的例子。进入文明时代,通过谈判,互相开放国内市场,互相渡让贸易主权成为促进国际贸易的主流。WTO主导下的全球化, 就是一个弱化主权的过程,因为WTO成员国实际上放弃了制定贸易政策的主权。

  在特朗普上台后,美国政府甩开WTO奉行单边主义,这是贸易政策回归国家主权的行动,强调的是我的地盘我做主。特朗普的单边主义,与其强调主权反对全球主义的理念是一致的 。特朗普强调贸易主权的行动并不孤独。英国的脱欧,印度违反WTO信息产品零关税协议以及退出RCEP的行动,都是贸易主权在行动的表现。

  过去几十年的全球化,并没有打破各个国家主权至上的理念。 每一个国家的政府以主权为理由,保护本国国民的利益,依然是被本国国民认可的理性选择。全世界的福利也就是在这样的一种博弈下达到均衡,这与自由市场竞争的均衡结果并无二致。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