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国际评论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际评论

苏密·特里:若特朗普连任成功,美韩同盟关系或面临崩解

作者:苏密·特里

来源:钝角网

来源日期:2020年07月08日

本站发布:2020年07月08日

点击率:75次


  在过去三年里,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举行了三次峰会,但仍未能达成无核化协议。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在他的新书《事发之室:白宫回忆录》(the Room Where It Happened)中,为这些洞察两者间的交易打开了一扇高层之窗。在博尔顿的讲述中,美国总统更感兴趣的是他的调停努力如何在媒体上发挥作用,以及他是否能宣称这是一个“巨大的成功”,而不是真正试图消除朝鲜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他没有试图去理解这些问题,也没有研究美国在前三届总统任期内对朝鲜采取的措施为何失败。相反,他依靠自己的直觉,试图说服金正恩达成一项根本不现实的协议。

在三八线上的板门店非军事区.jpg

2019年6月3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到访板门店非军事区

  特朗普与金正恩的外交失败固然可以引起人们的特别关注,但博尔顿讲述的更令人不安的故事是在特朗普治下美韩同盟关系的衰落。在不计后果地追求与朝鲜达成一项引人注目的协议的同时,特朗普对美国与韩国的关系造成了相当大的损害。朝鲜的核武库不会消失——但博尔顿的书清楚地表明,长期以来,美国与韩国的联盟一直是美国在亚洲防御战略的基石,但它可能在特朗普的第二任期内无法维持下去。

  战争中发展出的联盟

  美韩两国在70年前的六月份开始的韩战中结成了同盟关系,现已发展成为两国间多方面的关系,尤其是在1987年韩国军事政权结束后,两国都致力于自由市场和民主。两国关系的基石是美国在韩国的长期驻军,这保证了韩国的安全。韩国已经放弃发展自己的核武库,因为它依赖美国的核武器来威慑朝鲜的侵略。作为回报,自韩战以来,韩国向美国的每一场战争都派出了军队;它曾派遣30多万军队参加越南战争,伊拉克战争期间,韩国军队一度成为驻伊第二大外国部队。

  但是韩国对美国的重要性超出了国防需要。韩国是美国的第七大贸易伙伴,在打击盗版、清洁能源、网络安全、发展援助和其他全球性问题上,它是美国的重要盟友。在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韩国甚至向美国运送了70万套检测试剂盒。但正如博尔顿在书中明确指出的那样,美国总统并不重视美韩同盟关系,而韩国人也越来越多地自问,他们与华盛顿的亲密关系所带来的好处是否值得付出如此多的代价。

  博尔顿写道,特朗普对韩国深表怀疑,因为他认为所有美国的盟友都在搭美国的便车。总统不明白美国为什么要参与韩战,也不明白美国为什么要在韩国驻军。特朗普认为美国驻扎在韩国是为了“保护他们”,而韩国人应该为这种保护付出更多。根据博尔顿的说法,特朗普认为,美国的盟友应该支付现有的驻军成本基础上“增加50%”的费用,这样华盛顿就可以从军队部署中获得可观的利润。

  2018年,特朗普政府要求韩国增加美国在韩国驻军的年度费用。韩国同意支付近10亿美元,高于前一年的8亿美元。但特朗普并不满足,2019年他要求50亿美元。韩国拒绝了,并提出将捐款增加到13亿美元。博尔顿表示,国务卿蓬佩奥和国防部长埃斯珀都接受了韩国的提议,但特朗普拒绝了。他认为,为了达成最好的协议,有必要“威胁撤出所有美军”,这是他尚未做的事情。韩国人现在希望等待特朗普下台,拒绝在11月美国大选前按照特朗普的条件达成新的成本分摊协议。相反,他们将支付2亿美元作为临时措施,以支付在美国基地的韩国工人的工资。此前的成本分担协议于2019年12月31日到期后,韩国工人被迫休假。(美国应该在新协议达成后偿还韩国的这笔费用。)但如果特朗普赢得连任,他可以轻松地继续提出50亿美元的要求,或者从韩国撤出部分或全部美军——就像他最近下令从德国撤出三分之一的美军那样。

  特朗普已经破坏了对韩国的安全保证。2018年6月,在新加坡与金正恩举行的首次峰会上,他同意停止美国与韩国的联合军演但没有事先征求首尔方面的意见,甚至没有征求自己助手的意见。据博尔顿说,金正恩敦促特朗普缩减或取消演习,特朗普的回答是——“这正是我考虑的”,同时称这次演习“具有挑衅性,浪费时间和金钱。”博尔顿写道:“(特朗普)说,他会无视那些永远无法达成协议的将军们,决定只要双方本着诚意进行谈判,就不进行演习。他明确地说,金正恩为美国节省了一大笔钱。金正恩开怀大笑。”

  不出所料,特朗普取消联合军演的决定激怒了韩国官员,他们对此感到措手不及,也感到困惑。文在寅总统之所以没有公开抗议,因为特朗普的决定已经做出,而且他个人在与朝鲜的接触上投入了很多。但美国的单方面决定尤其令韩国保守派和韩国军方——韩国社会中最亲美的阶层——感到不安。他们中的一些人开始质疑,至少在私下里怀疑,首尔是否还能在安全问题上依赖华盛顿。在少数强硬派人士中,出现了有关于韩国发展核武库必要性的讨论。因此,特朗普无意中帮助朝鲜进一步实现了将韩国与美国分离的目标。正如博尔顿所写的那样,“朝鲜缩减联合军演规模的努力,是企图在首尔和华盛顿之间制造隔阂。”

  博尔顿的书进一步加深了这种隔阂。它毫不掩饰地描述了特朗普政府对韩国利益的蔑视,它对文在寅的不光彩描写——被写成2019年6月特朗普和金正恩峰会的闯入者——在首尔引发了恐慌。毕竟,怀疑美国的总统不在乎你的国家,只是在通过外交手段让自己的形象出现在报纸上是一回事;总统最资深的顾问之一证实了这一怀疑,这完全是另一回事。

  文在寅的国家安全顾问郑义溶与特朗普及其政府发言人一起谴责博尔顿的这本书,称它“没有传达准确的事实,而且很大程度上扭曲了事实。”有人怀疑,郑真正抱怨的是,博尔顿对他和特朗普的想法给出了过于准确的一瞥——这让首尔感到尴尬。博尔顿透露,文在寅与其他世界领导人——尤其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特朗普发展密切关系竞争中,他的表现不够好。

  破碎的信任

  博尔顿的书让韩国有理由质疑其与美国的同盟关系,而此时韩国与朝鲜的关系正再次出现危机。在三次峰会失败后,首尔和华盛顿都没有放松对平壤的制裁,尽管特朗普在新加坡含糊地向金正恩暗示他可能会考虑这么做。现在,金正恩把他的沮丧发泄在了文在寅身上。

  朝鲜最近炸毁了位于开城工业园区的朝韩联络处,这是南北和解的象征。朝鲜还威胁要在开城工业园区和金刚山部署军队,这是朝鲜的特区,也是朝韩和解的另一个象征;重新占领非军事区空出的哨所;并恢复在黄海的军事演习。最近几周,金正恩似乎暂停了他的挑衅行动,看看能否让首尔做出让步,但他的最后通牒旨在迫使文在寅政府与华盛顿分道扬镳,并解除制裁。

  如果平壤继续以这种方式升级,华盛顿和首尔将更难维持对朝政策。美国和韩国一直存在分歧,包括朝韩关系正常化是应该在首尔认为的去核化之前,还是应该在华盛顿认为的去核化之后。

  但美韩关系日益增加的压力可能会给文在寅带来更大压力,促使他改善朝韩关系,即使这样做意味着与华盛顿分道扬镳。例如,文在寅可能会决定重新开放开城工业园,作为对朝鲜的善意姿态。开城工业园曾为朝鲜带来25%到30%的出口收入。这一举动将使首尔与华盛顿产生分歧。华盛顿的目标是,只要朝鲜的核计划继续运行,朝鲜就无法获得收入。

  如果韩国不顾特朗普的反对而重新开启开城工业园,这将代表这两个盟国之间出现了严重裂痕。当然,特朗普可能会在美国大选前与金正恩再次举行峰会,并在最后一刻达成一项协议,给予金正恩做出慷慨让步,包括重启开城工业园和其他解除制裁措施。文在寅本周表示支持这样的倡议,但它是否符合特朗普目前的情绪,谁也猜不准。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美韩同盟经历了许多风风雨雨,包括针对美国对韩国军事统治者的支持的民众抗议,以及对卡特总统有关撤军的言论的不满。但是这种关系可能正面临迄今最严重的危机。

  在过去三年半的时间里,韩国官员很少与反复无常的美国总统步调一致,正如博尔顿的新书让我们充分看到的那样。特朗普对朝鲜古怪的做法——从“火与怒”的威胁演变成对金正恩的“恋爱”——让首尔困惑,在困惑中开始质疑它对华盛顿的信心。就像持续的婚姻一样,两国的同盟关系可能会继续存在,但韩国对美国的信任已经严重动摇,两国关系可能永远不会像以前那样了。

  作者系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高级研究员。她曾担任中央情报局韩国事务高级分析师,并在布什政府和奥巴马政府的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韩国政策。本文译自《外交事务》官网,原文网址:https://www.foreignaffairs.com/articles/north-korea/2020-07-03/unraveling-us-south-korean-alliance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