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国际评论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际评论

凌云志:美日同盟60年,“后安倍”时代走向何方?

作者:凌云志

来源:澎湃新闻

来源日期:2020年09月20日

本站发布:2020年09月20日

点击率:55次


      热点新闻:今年是《日美安全保障条约》签署60周年,国际社会高度关注。在当前日美关系面临诸多不确定挑战,中美关系趋向紧张,中日关系稍有好转的背景下,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以健康原因突然辞职,给世界政坛造成了不小的震荡,也使得“后安倍时代”的日美同盟未来走向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之一。
      点评:作为战后日美同盟的根基,日美两国通过签署《日美安全保障条约》结成军事同盟,并在过去的60年里不断巩固、拓展和深化双方的军事同盟关系,对地区乃至世界安全都构成了极大的影响。日美两国对于同盟都是各取所需、各有所获。但随着近年来特朗普对日美安保条约持消极态度、安倍修宪进程不断加快以及日美间关于防卫费用分摊等问题激烈交锋等因素,日美之间已经在涉及军事安全的问题上出现裂缝,两国虽然在表面维持了军事同盟牢不可破的表现,但是貌合神离已经露出端倪,日本对美的离心力也在进一步加速。如何妥善处理和解决在两国同盟体系面临的诸多矛盾问题,既考验着日美两国领导人的智慧,同时也对亚太乃至国际局势产生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效果。美日军事联合海上演习。

                              美日军事联合海上演习。

《日美安保条约》历经风雨
对于日本而言,《日美安保条约》是一部从“不平等”到“准平等”的演化史。1951年,时任日本首相吉田茂与美国政府签署《日美安全保障条约》。这份旧安保条约规定,日本赋予美军驻扎的权利,而驻日美军的主要目的是维护远东地区的安全等。换句话说,日本有义务为美军提供基地,但美军并没有义务保护日本的安全。因此,当时的日本社会一直对此不满,认为这是一个“不平等”条约,这也为此后日本政府推动修改安保条约埋下伏笔。
为了扭转旧安保条约中的“不平等”规定,1960年时任日本首相岸信介与时任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签署了新的《日美安全保障条约》,一般称为新安保条约。这份由10项条款构成的安保条约,明确规定了驻日美军的权利与义务,使得日美关系相对“平等”。 此后,新安保条约又历经了几次修改,特别是2015年日本通过的“安保系列法案”,规定日本在“特定紧急状态下”可以有条件地行使集体自卫权,将日美同盟关系扩展到双方“无缝合作,并扩大了联盟的范围,包括对区域和全球安全的保护”,同时将合作进一步扩大到网络和太空领域,使得日美同盟关系更加紧密。
与之前相比,修改后的新安保条约具有更大的灵活性,使日本能够灵活应对各种突发事件,并加强了日本为美军提供各种服务和后勤支持的职能,因此被认为是日本根据自身战略目标变化和美国多样化需求而采取的一项积极举措。而正是在基于新安保条约的日美同盟“保护”下,日本彻底走上了“轻军备,重经济”的发展道路。纵观与美国同盟的60年,日本一直都是在“借船出海”,通过强化日美同盟关系和军事合作,减少对军事防卫的支出,专心发展经济,同时加强日本的军事能力、实力与地区与国际活动空间,从而迅速成为具有较强影响力的世界经济大国。
但是,日美同盟对于日本的国家发展进程也有一定的负面影响,这种影响随着时间的推移日益显现。例如,日本在日美同盟中的从属地位,限制了日本外交的正常发展。正是由于日美同盟的存在,使得战后至今的日俄关系、日朝关系始终难以真正发展,此外,日美同盟也在一定程度上将日本绑在在美国的“战车”上,从而制约了日本的国际发展空间。日本F-2战斗机为前往西太活动的美国B-1B轰炸机护航。

日本F-2战斗机为前往西太活动的美国B-1B轰炸机护航。

两国关系面临重大“特朗普冲击”
从战时相互厮杀的敌人到携手合作的朋友,日美同盟在加快战后日美关系正常化进程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对于美国来说,从地缘政治和全球战略出发很需要日本这样的铁杆盟友,尤其在美国对华关系发生重大变化的大背景下,日本作为美国在远东地区的“桥头堡”地位一直难以撼动。但是,随着两国矛盾分歧的不断增多,同盟关系也面临着全新的挑战。 
实际上,日美同盟自成立以来就一直面临信任考验。虽然从国际安全理论来说,同盟关系应该是一种地位平等的关系。然而,由于悬殊的综合国力、战胜国与战败国之间的关系,日本和美国始终没有实现真正的同盟地位平等,日本始终处于从属地位。而且,由于美国的蛮横霸道,导致日美同盟几度出现危机。特别是特朗普总统上台后,多次对日美同盟的“平等”问题表达不满。特朗普在2016年总统大选期间就主张缩减、撤回驻日美军,就任总统后也持续表达对同日本的不满,要求日本也需要肩负起“保护”美国的义务,使得日美同盟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特朗普冲击”。
在当前日美同盟面临的诸多问题中,驻日美军费用的分摊最为棘手。目前,在日本驻扎有大约5万4千名美军,分布在85个设施中。日本每年支付大约20亿美元来支付驻日美军的费用。此外,日本还要向驻扎美军的地方支付赔偿金、基地租金,以及支持美军调整的新设施费用等。这些费用都是通过日美间缔结的专门关于防卫费用分摊协定来规定的,为期五年,最新的协定将于年底前重新谈判。为此,特朗普之前已不断放出风声,多次表示“日本富裕”,要求后者大幅增加防卫费分摊比例。根据前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的回忆录,特朗普要求日本在现有的军费分担基础上再增加四倍,即每年支付80亿美元,引起了日本的强烈不满。
除了在防务费上“漫天要价”外,特朗普还将要求日本大量购买美国产的装备产品。虽然日本方面已经大量采购尖端隐形战机F-35等美国产武器等方式,但仍然没有达到美国的标准。为此特朗普对与日本进行了多次的抱怨和批评,甚至直接宣称日美安保条约是不公平的协议,必须改变。这些表态不仅罕见,而且冲击力巨大,即使没有动摇日美同盟的根基,也会对其未来发展造成一定的裂缝划痕。美日举行两栖登陆作战演习,日本自卫队士兵搭乘美国MV-22运输机。

美日举行两栖登陆作战演习,日本自卫队士兵搭乘美国MV-22运输机。

未来同盟关系难以出现根本性改变
军事同盟从根本上来说是基于国家利益的考量。国家利益指向一旦发生变化,同盟关系的调整也势在必行。日美当年签署《日美安全保障条约》有着浓厚的冷战背景,现在冷战已经结束,世界正在发生深刻变化,特别是近期新冠病毒疫情肆虐,给国际关系体系和战略格局构成重大冲击,这些都将会使日美安保条约发生新的变化。特别是当前日美两国都处在面临领导人更替(可能)的特殊阶段,对美日联盟的稳定或将产生影响,给同盟关系未来发展也带来了新的复杂情况。
日本是一个崇尚强者的等级性秩序国家,在目前美国综合国力在一段时间内仍处于世界霸主地位的情况下,持续加强与美国的合作已成一种趋势。安倍是美日联盟的坚定支持者,也是日本近代史上任期最长的首相,自2012年执政以来,给日本政治和外交政策带来了不同寻常的稳定。尽管面对特朗普的指责,但安倍仍然主动且频繁地与特朗普接触。例如,面对特朗普提出的纠正美日贸易逆差的要求,安倍就采取大量采购美国武器的方式作为回应。此外,安倍执意推进修宪,希望通过修宪实现日本自卫队与驻日美军的一体化进程。安倍认为,通过深化日美同盟,不仅可以在保护国家安全方面发挥重要作用,而且还可以此为“掩护” 提升军事实力,避免引发舆论压力,更巧妙地实现“正常国家化”。日本购买了100余架F-35战斗机,将成为西太地区装备该型战机最多的国家。

日本购买了100余架F-35战斗机,将成为西太地区装备该型战机最多的国家。

安倍在其任期内,扩大了日本的军事和外交能力,并通过调整双边安全政策和更紧密地整合军事行动等措施支持美日同盟。8月31日,安倍甚至在宣布辞职后,还主动与美国总统特朗普进行了30多分钟的电话会议,讨论未来日美关系问题,表示即便下一任接任,也将仍然贯彻同盟政策,这种表态给后安倍时代的日本对美政策提供了重要原则和遵循 。
而对于美国来说,强力推行“美国优先”的特朗普总统对于美日同盟关系直接表达了不满与批评,这在战后日美关系史中是十分罕见的,不论特朗普是出于谈判目的,把外交政策当成交易,还是出于真实想法,都将会对日美同盟的稳定性都带来挑战。但是,从长远和本质来看,特朗普也并不是要推翻美日同盟关系,而主要是从本能的利己主义和现实需要出发,利用日本试图紧紧依靠美国的心理,逼迫日本多出钱多出力。
此外,中国的崛起也给日美两国关系走近提供了动力,虽然日美两国因为关税、经贸、反导等一系列问题存在利益冲突,但两国在维护国家安全和应对外部地缘政治威胁方面的依赖性在逐渐加深,所以日美同盟的本质并没有出现变化,未来日美关系也很难发生根本性转变。
(兵韬志略是由南京大学亚太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凌云志为澎湃防务栏目开设的个人专栏,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