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国际评论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际评论

曹辛:朝鲜战争终战宣言中的实际问题

作者:曹辛

来源:英国金融时报

来源日期:2021年12月03日

本站发布:2021年12月03日

点击率:56次


                                                
自上周中国驻韩国大使向韩方明确提出,中国是《板门店临时停战协定》的签字国,朝韩发布朝鲜战争终战宣言“要和中国协商”之后,此事在本周持续发酵。

一是韩联社发布消息:应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的邀请,韩国国家安保室室长徐薰将于12月2日访华,为期两天,韩联社称此访“与终战宣言不无关系”;二是中国政府朝鲜半岛事务特别代表刘晓明12月1日与韩国外交部和平交涉本部长鲁圭悳举行视频会晤时,表示中方作为半岛事务重要一方和《朝鲜停战协定》缔约方,愿就推进半岛和谈、发表终战宣言等事宜同有关方保持沟通,发挥建设性作用。

在当今国际局势下,发布朝鲜战争的终战宣言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无论是从尊重历史还是考虑现实因素角度,至少都涉及以下三个问题:在终战宣言中如何处理朝核问题,联合国军司令部的地位问题,以及朝鲜自身对终战宣言的立场问题。

朝鲜无法回避弃核问题

既然发布结束朝鲜战争的终战宣言,当前朝鲜非法拥核的问题就不能回避,朝鲜必须在终战宣言中明确承诺弃核。

因为按照朝鲜多年来对外宣传的主张,朝鲜拥核是因为朝鲜战争尚未结束,战争处于临时停战状态;而美韩一直以朝鲜为敌,甚至美军一度在朝鲜半岛还拥有所谓的核设施,所以朝鲜要拥核自卫。而现在发布了终战宣言,这意味着朝鲜战争正式结束了。在这种背景下,朝鲜理所当然地应该遵守安理会的多项涉朝制裁决议,彻底放弃核导武器,否则终战宣言本身在逻辑上就十分荒谬,会成为一个很不严肃的文件,甚至会成为一个历史笑话。尤其是考虑到当前联合国安理会多项涉朝核决议还在执行的背景,这种宣言就显得更加毫无意义;而且,朝鲜完全可以借此使自己非法拥核变成合法。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如果最终发布了终战宣言,而其中条文又没有朝鲜弃核的明确承诺,这等于是在法律上让朝鲜拥核合法化。如此,不仅公然违反安理会多项涉朝核决议,相关国家也是有责任的,包括韩国文在寅政府。

这一点美国也非常清楚。根据美国媒体的报道:韩美两国就宣言文本草案进行的磋商处于收尾阶段,只是在涉无核化表述上存在分歧。

这种分歧正好说明:如果朝鲜不明确承诺弃核,这份终战宣言就可能流产,因为拜登面临美国国内如此形势,是万万不敢在朝鲜不明确承诺弃核的背景下签署终战宣言的。。

对中国来说,情况同样如此。中国政府的立场也是:朝鲜半岛无核如果朝鲜没有明确的弃核承诺,中国同样无法赞同发布这样的终战宣言,因为这等于在法律上承认了朝鲜合法拥核,与中国自己也赞同的安理会历次涉朝核制裁决议相对立,中国将无法向世界和本国国内交代。

与此同时,中国要求参与终战宣言协商(无疑也包括文字的草拟),还不仅是要求尊重中国是朝鲜战争主要交战方、以及中国是《板门店临时停战协定》的主要缔约国这一历史事实,更重要的还有中国政府半岛事务特别代表刘晓明与韩国外交部和平交涉本部长视频会议时说的另一句话:中方是“半岛事务的重要一方”。这意味着:中国将继续介入半岛事务,尤其是涉及到中国的一切事务。

“联合国军司令部”还能继续存在吗?

韩联社在11月29日的报道中还透露:韩美一致认为韩半岛终战宣言是为建立互信而采取的一项象征性政治措施,并不意味着当前停战体制的法理现状和分治格局发生变化,即韩美认为发表终战宣言不会影响驻韩美军和联合国军司令部的地位。然而,既然发布了终战宣言,“联合国军司令部”该怎么继续存在下去呢?这成为此次终战宣言发布的另一大问题。

因为“联合国军司令部”的这一机构和概念是朝鲜战争的产物,它之所以一直在韩国存在至今,根本依据就在于:朝鲜战争的停战是根据《板门店临时停战协定》实施的临时停战行为,而不是战争的正式结束;同时,当时与中朝军队一方作战的是以美国为代表的“联合国军”一方,这是“联合国军司令部”得以继续存在至今的法理依据。而现在的情形完全不一样了,既然朝鲜战争既然已经终战,“联合国军司令部”这个机构继续存在的依据也就自然丧失了。

而且,宣布朝鲜战争结束,“联合国军司令部”这个机构却又继续保持下去,对中朝双方来说都是重大问题,它们几乎没有同意的可能。因为美韩这一行为只能意味着,美韩有重新使用这一机构的可能,而这在中朝看来,当然只能是敌对行为。

毫无疑问,此次推动发布终战宣言的,是文在寅政府。自该政府执政以来,实现南北和解是其政治目标。但从那时至今,效果并不显著,对朝鲜的帮助当然毋庸置疑。而且,朝鲜方面对文在寅本人显然缺乏基本的尊重,尤其是金正恩的妹妹。此外,在终战宣言中如何处理朝核问题以及如何处理“联合国军司令部”这两大问题,对文在寅来说不容易逾越。因此,文在寅在政治任期即将结束之时推动的这场终战宣言的发布,前景有待观察。

还有,韩联社11月29日和30日连续两次报道说:若韩美中三方协商顺利,可期待中方引导朝鲜参与。而笔者认为,上述两大问题对朝鲜来说同样难以跨越,尤其是朝核问题。可以确定的是:朝鲜当然不会因为一个政治象征性的终战宣言而弃核;而“联合国军司令部”的继续存在对朝鲜也是个问题,虽然可能未必是很大的问题。因此朝鲜对弃核问题至多是表一个姿态,而不会有任何实质性行动,至于“联合国军司令部”的问题,那是朝鲜随时可以找来拒绝参与发布终战宣言的理由。结论就是:美国和韩国媒体所报道的韩美和韩朝“就宣言文本草案进行的磋商处于收尾阶段”、暗示即将达成一致意见的说法,难以令人相信。

(注:作者是察哈尔学会国际舆情研究中心秘书长、半岛和平研究中心研究员)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