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国际评论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际评论

邓聿文:民主峰会,美国难以达到期待的目的

作者:邓聿文

来源:英国金融时报

来源日期:2021年12月04日

本站发布:2021年12月04日

点击率:67次


美国是个基督教立国的国家,有着强烈的“传教”心态和使命感,这里的“教”在现在来说就是美式自由民主,尤其在和中俄竞争与对抗的背景下,人权和价值观外交是拜登政府的外交主轴之一,这便有了将于12月9日举行的民主峰会,成为今年拜登政府价值观外交的压轴戏。

此会最早是在拜登竞选总统时提出的,大概是为了凸显同特朗普破坏美国民主的差别。而今决定召开峰会,一方面是为兑现竞选承诺;另一方面也是要在世界重新检视美国民主的号召力和领导力。有种看法认为,这次民主峰会是拜登政府把民主作为幌子和招牌,实际还是服务于美国国家利益,是专门为对抗中俄而举办的。这么讲并不准确,它有对抗中俄的一面,但拜登也确实想让美国扛起民主大旗,否则,他不会把它办成一个连续剧,明年乃至以后还要邀请各民主国家领导人在华盛顿举行实体峰会。

拜登政府已向全球110个国家发出了“英雄帖”,然而,正是这个名单,暴露出华盛顿在上述两个目的之间的某种纠结,这种纠结势必使得这次民主峰会难以达到拜登政府期待的作用。

首先,民主峰会是否有必要举行,其实是可以商榷的。如果只是为了兑现当初竞选的承诺,大可不必大张旗鼓地开一个有110国领导人参与的会议。假如是用民主峰会的形式排挤中俄,唤起民主国家对中俄等“威权”国家的警惕,从而以民主之名围堵中俄,搞新冷战,则此次会议完全多此一举。因为从特朗普以来,美国很大程度上已经唤醒了西方国家以及非西方的盟友对中俄的“敌意”,从政府到民间,这些国家对中俄两国特别是中国的观感非常负面,美国事实上在它的紧密的盟友间,组建了不同层次的抗中同盟,但拜登政府若要建立一个到目前为止有110国参加的反华联盟,哪怕是松散的,注定办不到。原因很简单,任何排他性的同盟,人数越多,越难达成针对某个国家的共同目标,除非该国是这个同盟所有参与者的对手。显然,参加民主峰会的110国领导人,多数并不是冲着反华或反俄而来,说穿了,不过是美国邀请,不好拒绝而已。美国要抗中俄,依赖的还是它的西方盟友这个核心圈子,从此角度说,民主峰会最多能给美国壮个胆,造个声势,“恶心”一下中俄,起不到实质作用。

其次,从民主峰会的三大主题来说,拜登政府邀请的110个国家,很多名不副实,这就使民主峰会本身显得有些滑稽。此次民主峰会的三个主题是反威权、反贪腐及保护人权。当今世界,真正符合人们对民主认知的定义和标准的国家,大概不会超出40个,许多国家,虽然形式上也有一套民主架构,比如表面的三权分立、独立的媒体、军队中立、两党或多党制,可实际上民主的运作很不成熟,经常出问题,国家领导人往往大权独揽,媒体控制在某个同政府有很深联系的寡头手中,官员贪腐成风,军队干政现象严重,民众的人权受到程度不等的侵害等。多数非洲国家,中南美洲、太平洋群岛的一些国家,基本是这样。前不久瑞典的一家研究机构发布报告认为,全球民主在最近几年有明显倒退,包括美国。特朗普对民主的破坏对美国产生了多方面的后果,其后遗症并没有随着拜登的上台消除,在某些方面甚至还在加重。一个不承认大选冲击国会,一个仓皇从阿富汗撤军,单这两起事件对美国的形象就有很大损害,使得美国无法定义民主。拜登有借举办民主峰会而修复美国形象之意,但真要让世界认同和支持美式民主,奉美国为民主的灯塔或旗帜,不是一两次民主峰会就能轻易做到的。不说美国没有邀请的世界80余个非民主国家不会对美国的民主“感冒”,即使是这110个出席峰会的国家,也有不少未必对美国的民主感兴趣。对这些国家的领导人或政府来讲,民主或许真的就是一块招牌。

第三,这次民主峰会,既要看美国邀请了哪些国家,更要看它没有邀请哪些国家。加入联合国的国家总共有190多个,美国邀请了110个国家和地区的领导人视讯出席,那么按照峰会名称看,未受邀的80余国就一概被视为美国眼中的非民主或者威权国家。先不管美国给它们贴的“非民主或威权国家”的标签是否都属实,比如,未被邀请的新加坡在西方眼里属于李家父子或人民行动党主导的威权国家,但也应承认,新加坡在很多方面实际的民主和政府受民众支持的程度要强过110个受邀国的多数,这种把世界简单划为民主和非民主国家的做法是在复活冷战时期的二元对立意识,后者就是把世界分成自由阵营和共产阵营两个对立的阵营。问题在于,今天再这么划分,对美国也未必有利。因为被美国视为“非民主或威权”的国家中,有一些是美国的盟友或试图争取的对象,对美国有着重要的地缘政治利益。

从美国公布的受邀国名单看,未被邀请的国家集中在东南亚和中东,而这两个地区恰恰是北京经营的重点,和中国的关系都比较好。拜登政府这样做是在帮助它们巩固同中国的关系。东南亚11国,只有菲律宾、印尼和马来西亚被邀请,新加坡、越南、泰国等拜登政府要拉拢的国家都没受邀。中东未被邀请的美国盟友有沙特、土耳其等。此外,欧洲的匈牙利、非洲的埃及也没被邀请。拜登政府对这些盟友或准盟友都不邀请,有它的无奈,因为打出的旗号是民主峰会,而这些国家要么是共产主义国家,如越南;要么是公认的独裁国家,如沙特;要么是近年快速滑向个人专权的国家,如土耳其。但如果因它们转向威权或独裁就不邀请,可受邀国中,也有一些近年的民主是倒退的,比如菲律宾、波兰、巴西甚至印度,其领导人近年都出现了程度不同的集权。对这些未被邀请的美国盟友或准盟友来说,一方面,它们的领导人会认为,跟在美国后面抗中或抗俄,但到关键时候,还是被美国划为非民主国家,不被看作同类,想想看,他们对美国会有何意见;另一方面,这样做也会鼓励这些国家的反对派,因为他们从中看到了机会,只要打着民主旗号反对政府符合美国的价值观,就会得到美国的支持。所以它们今后对拜登政府会保持一份警惕。

对被邀的110国来说,除了欧洲、五眼联盟以及日本、印度外,其他大多数国家并不反中,相反,在受邀的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国家中,很多还是亲中的。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美国和西方几次针对香港和新疆的人权状况发起对中国的谴责,两边都拉拢国家支持自己,结果美国能够拉到的国家最多也就是40多个,而中国拉到的国家有60多个,支持中国的国家中,多数都在中东和非洲。很难想象,假如拜登政府要在民主峰会上达成一个针对中国或俄罗斯的声明,如外交抵制北京冬奥会,这些国家会同意,何况受邀国中,还有中国的铁杆朋友巴基斯坦。可见,按照何种标准来邀请,或许拜登政府就很混乱。

第四,民主峰会促使中俄走到一起,引发两国的反击。不管拜登政府召开民主峰会的动机何在,有一点是清楚的,即民主峰会要把中俄排挤出世界民主国家体系之外。俄罗斯在形式上已经具备民主的要素和样式,普京是一人一票选出来的,其在国内的支持度还很高,中国也宣称正在搞全过程民主,同美国争夺对民主的定义。拜登政府要通过这个峰会告诉世界,美国才是民主的样板,中俄是非民主的威权或专制国家。但这也就引起了两国的不满和反击。从这个角度说,民主峰会多少起到了作用,然而也仅此而已。中俄驻美大使日前在美国《国家利益》杂志网站联合发文,针对民主峰会表示,民主“不是谁的拳头大谁说了算”,两国在美国和西方的战略挤压下,本来互为倚靠,民主峰会又促使它们觉察到在价值观外交和民主的话语权上也要联合起来共同对美。

此次民主峰会,美国邀请了台湾参加,但不是蔡英文,也不是蔡派代表与会,甚至不是高阶官员,而是驻美代表和政务委员,这有些出乎外界预料。拜登政府刻意降低台湾与会官员的层级,说明在邀请台湾参加民主峰会的问题上,还是顾忌到了北京的感受,有评论因此认为,拜习会后,中美又回到共管台独的路上。是否如此可以讨论,但是拜登政府不想因邀台湾参与民主峰会而激怒中国,则是肯定的。尽管这样,中国外长王毅还是批评美国邀台参加是“言而无信”,双方互信本来非常脆弱,民主峰会进一步加剧北京对拜登政府的战略疑虑。这对拜习会后刚刚有点回暖的两国关系可不是什么好事。另对台湾而言,在北京压力下拜登政府不让蔡出席峰会,对美也会有一些抱怨。

根据上述分析,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让人看好这次民主峰会。它或许会就三大议题发表一个不具针对性的泛泛的声明,但肯定达不成一些具有约束力的行动,未来几年,美国也难以把它变成一个能够运作的实体性的组织,眼下拜登政府能做的,是把它当作一个宣讲平台,显示美国的道德和价值高地。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