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国际学苑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际学苑

铁笼与乌托邦:数字民主时代政治平等的迷思

作者:赵石添月

来源:海国图智研究院

来源日期:2020年09月22日

本站发布:2020年09月22日

点击率:100次


  导读

  决策者需正视政治平等在网络空间实践过程中遇到的“流量聚集效应”和“数据部落主义”等问题,勇于打破技术的铁笼。如此才能保证技术向善,对促进政治平等发挥实质作用。

  正文

  一、政治平等:民主政治的理想

  政治平等既是民主政治的出发点,亦是民主政治所不断追求的理想。“通常来说,政治平等是指所有受政府公共政策影响的公民在政府公共政策的制定、执行、评估中享有平等的机会,具有大致相同的影响力。从形式上看,政治平等要求政治共同体所有公民拥有平等的公民身份,享有平等的政治权利;从实质上看,政治平等要求政治共同体所有公民拥有平等的政治资源和政治能力,在政府公共决策过程中发挥平等的影响力。”(殷冬水.《政治平等:神话还是现实——政治平等的内在逻辑与实现路径的规范分析》)

  然而,在政治生活中,同一政治共同体中的不同群体在政治领域处于实质不平等的状态,这包括政治参与的程度不同,对公共决策的影响力不同等。要实现实质性的政治平等,公民需要拥有丰富的政治资源。

  如果大众传媒是一种政治资源,那么,网络空间内的“新媒体”是否可以作为一种获取实质政治平等的资源?

  二、数字民主:网络空间的政治平等实现?

  自20世纪60年代新技术革命以来,网络逐渐成为影响人类生活的重要机制。在政治生活领域,信息技术克服了政治传播等时间、空间等物理限制,使民众在政治上“更知情、更明智、更积极地参与”(马修·辛德曼,《数字民主的迷思》),这种改变催生了数字民主(digital democracy)这一网络空间内的全新民主模式。

  网络空间内社交媒体账号是起点平等的行为体,因为它不受现实世界的民族、种族、性别、家庭出身、阶级分层等社会禀赋因素的约束。如果这意味着在这一空间内,大众获得了与政治精英同等的政治参与度,那么这是否代表着民众间的讨论找到了新的表达渠道?是否意味着民主政治的实践在网络空间得到了加强? (一)数字民主的的乌托邦互联网先驱、奥莱利(O'Reilly)总裁戴尔·多尔蒂(Dale Doughert)最早提出web2.0概念。与web1.0时代的个体化行动模式相比,web2.0时代具有更强的人际互动性。这种互动一方面拓展了公民政治参与渠道,另一方面也影响了公民政治参与的有效性(主动利用“新媒体”这种政治资源的效果)。而左右决策的效果同样也会影响大众利用“新媒体”这种政治资源的意愿。

  认同上述观点的学者倾向于认为,第一,web2.0时代个体间的互动可以推动网络空间社会联系的强化和信息扩散的加速,为政治参与提供必需的组织和信息资源,激发网络政治参与。第二,网络技术对扩大政治参与具有积极作用。现有文献对互联网应用与政治参与的关系有四种主流解释。1.更多的政治参与信息和机会。互联网提供了丰富的信息,与互动性的讨论平台。2.参与成本的降低。只要接入互联网,人们可以不花费额外成本参与政治,这减少了参与的障碍;同时,线上参与的开放性及其提供的平等的机会提高了这种可能性。3.互联网的实时性可以提供参与的各种信息,这使得人们可以参与到各类公共活动之中。4.作为互动性的媒介,互联网可以通过电子政务等形式提高公民与官员之间的互动。 (二)数字民主的铁笼就像民主政治的批评者认为政治平等终究只是一种理想一样,数字民主的悲观主义者并不认为网络空间可以促进现实生活的平等。

  马克斯·韦伯认为“技术犹如铁笼将人们禁闭在某种行为方式中”。支持这一观点的学者通常认为,现阶段网络技术已然使民众陷于三种困局:1.流量的集聚效应聚集了网民的普遍关注,事实上并没有赋予每一个民众以同等的政治参与机会,这导致现实空间内的弱势群体大概率会在网络空间内继续失声。2.“数据部落主义”的兴起可能催生极端主义思潮,这也许会诱发社会抗争等极端的政治参与模式。3. 政府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对网络空间民众行为的干预(诸如敏感词汇监视;虚假信息检查),这可能会影响人们作出正确的判断,使新媒体和主流媒体一样成为政治精英才可以掌控的政治资源。

  三、结论 

  政治平等是社会对政府的内在要求。决策者需要正视政治平等在网络空间实践过程中遇到的“流量聚集效应”和“数据部落主义”等负面效应,勇于打破技术的铁笼。如此才能保证技术向善,在促进政治平等方面发挥实质作用。


  参考文献:

  [1]博曼.(2006).《公共协商:多元主义、复杂性与民主》

  [2]斯皮内洛.(2007).《铁笼还是乌托邦:网络空间的道德与法律》

  [2]殷冬水.(2015).《政治平等:神话还是现实——政治平等的内在逻辑与实现路径的规范分析https://77726476706e69737468656265737421fbf952d2243e635930068cb8/KCMS/detail/detail.aspx?dbname=cjfd2015&filename=jhxk201502019&dbcode=cjfq

  [3]孟天广.(2016)重访数字民主:互联网介入与网络政治参与——基于列举实验的发现

https://77726476706e69737468656265737421e3e40f862f3972587b06c7af9758/detail_38502727e7500f26beb9a1ad7720fc926d083c64a56638f41921b0a3ea255101fc1cf1fbb4666ae69d2c00310eac6bab291df75eb1eb38edf8967c757bfad82f180846697ce49d106da4da2fb043e393?&apistrclassfy=0_7_3

  [4]Körner, K. AI, big data and the future of democracy. Deutsche Research. https://www.dbresearch.com/PROD/RPS_EN-PROD/PROD0000000000497768/Digital_politics%3A_AI%2C_big_data_and_the_future_of_d.PDF

  [5]Dmytro KHUTYKK.(2019).PIRATE PARTIES: THE SOCIAL MOVEMENTS OF ELECTRONIC DEMOCRACY, https://77726476706e69737468656265737421e3e40f862f3972587b06c7af9758/detail_38502727e7500f26cbe02000540895b48e702309e4377e7e1921b0a3ea255101c944b624736f9e855b36961c36be76eb28f33eb77500dd455e54a0ef0d47ad125fe19bd5f403fde2481c6c66dbbc49be?&apistrclassfy=1_3_2

  [6]陈雪飞.(2017).网络政治的知识图景:评《数字民主的迷思》https://77726476706e69737468656265737421fbf952d2243e635930068cb8/KCMS/detail/detail.aspx?dbname=cjfd2017&filename=ggxz201706013&dbcode=cjfq

  原文摘自《人工智能资讯周报》总第95期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