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公民观察

首页 > 公民文化 > 公民行动 > 公民观察

是什么让人感觉“人太多”

作者:吴向宏

来源:南方网

来源日期:2011年09月07日

本站发布:2011年09月07日

点击率:628次


  我经常听见一些朋友遇到国内什么事情解决不好,就抱怨道:“没办法,中国人太多了!”正如许小年先生以讽刺的口吻讲过的:看病难,是因为国家人太多,医生压力大;教育难,是因为国家人口多,教师压力大;住房难,是因为国家人口多,开发商压力大;肉类供应难,是因为国家人口多,猪们压力大……

  说“中国人太多”,其含义就是说,中国的资源供应很紧张,导致大量产品供给不足。这个说法是不符合事实的,虽然中国人口总量甚巨,但因为国土面积大,人口密度水平在世界上并不算高,根据联合国的资料,中国人口密度在所有国家和地区中只排第73位。许多发达国家,例如英国、德国、荷兰、意大利和瑞士,人口密度都远高于中国。而且,中国单位国土面积的主要资源储量也在世界上处于中上水平,以人均主要资源论,中国更是在世界上处在中游位置,并不短缺。从理论上说,地球可以承载的人口数量肯定有一个极限值,超过这个值地球就会显得过分拥挤,但在实践中,即使那些比中国人口密度大得多的国家,也还没有遭遇到这个极限,更不用说中国了。可以这么说,迄今为止,我们看到的许多所谓“人太多”、“资源紧张”现象,绝大部分是特定的社会经济制度导致的,而不是真的因为人口太多了。

  有些人对此始终无法相信,他们常常喜欢举日本东京的例子。这些人说,论社会制度和发达水平,日本作为世界上最富裕的市场经济和民主国家,不能说不优越,但是东京地铁不还是那么拥挤?东京住房不还是那么紧张?原因就是日本人口密度太大了,是中国的2.5倍!这些人得出结论说:可见人口太多,还是造成资源短缺的一个决定性因素。

  然而,这些人忽视的事实是:世界上一些人口极为稀少的发达和准发达国家,同样拥有最拥挤的地铁、最拥堵的街道。2008年,美国《时代》周刊曾把巴西圣保罗市评为世界上交通最为拥堵的城市。以我本人亲身经历看,这个评价是恰如其分的。但是,巴西每平方公里人口只有23人,是中国的1/6,日本的1/15。另一个典型的例子是莫斯科,莫斯科地铁极为拥挤,每年运输量达24亿人次(2009年数据),平均每公里地铁年运输80万人次,在世界上仅次于东京地铁,远远超过北京和上海。而俄罗斯每平方公里人口只有8.4人,是世界上人烟最为稀少的国家之一。不知道如果有些中国人去了圣保罗或者莫斯科,会不会感慨“巴西人太多了”或者“俄罗斯人太多了”?

  造成“人太多”感觉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在这篇短评中无法周详讨论,只略说几句。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大多数的“人口拥挤、资源紧张”的大城市和超大城市,都是在20世纪下半叶以后才形成的,属于所谓比较年轻的城市,或者说,是后工业时代的城市。后工业城市的特点,是以金融、管理、贸易、地产、餐饮服务等第三产业为城市的核心产业,而这些服务型产业,都喜欢有较高人口密度以取得规模效应。相反,早期形成的那些城市,无论是制造业型城市、工业港口城市还是带有前工业色彩的自治型乡镇,它们的规模都相对较小,人口密度相对较低。

  现在有些朋友去欧美国家,经常惊叹他们“小国寡民”一样的生活方式,容易产生欧美都是“地广人稀”的错觉。其实美国的人口密度并不小,而欧洲,我上面说过,很多国家比中国人口密度高。我们不会发出“欧洲人太多”或“美国人太多”的感慨,是因为作为老牌资本主义发达国家,这些国家的城市化进程发生得比较早。美国的城市化率早在20世纪40年代就达到了50%,欧洲很多城市更是有几百年历史。大量中小城市在早期城市化时期形成,并保留到今天,大大拉低了平均城市人口密度。另一方面,几乎所有那些在20世纪下半叶才开始急速城市化的国家,都出现了患有严重“城市病”的超大城市,无论这些国家人口密度是高、不高还是很低。除了前面提到的圣保罗以外,著名的还有墨西哥城、里约热内卢、布宜诺斯艾利斯、首尔等,包括日本东京都可以列为此类后发达的超大城市。

  而另一个造成人口向中心大城市过度集中、人为加剧所谓“资源紧张”的重要原因,就是中央集权的经济制度。查阅莫斯科的人口数据就知道,在苏联成立之前,莫斯科的人口增长还是比较适度的。苏联成立后明显加速,而二战以后的全面计划经济时期,更是莫斯科人口从100万急剧膨胀到1000万以上的关键时期。究其原因,恐怕是因为集权经济下,中心城市的行政管理者有更大的话语权,能够从中央争取到更多的资源倾斜。因而在这些国家,更容易形成城市拥挤不堪、农村荒无人烟的两极分化景象。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